首页 辟谷养生文章 百迅辟谷养生相册 辟谷问答 用户 搜索 同城 我的社区 社区

中医古今用药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辟谷袁老师
2018-07-11 09:20:18

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了,

中药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了,

中国人依靠中医治病治了几千年了,如果中医真像今天人们所认识的,中国人能在全世界的羡慕中生活几千年吗?

别忘了,正是今天人类所推崇的西医,在西方曾经爆发过那么多流行病,尤其是黑死病。

而中国,这样的流行病历史上有过,但都很快得到了控制,

即使是2003年的非典,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寻求的中医之道。

读我们的历史,妙手神医那么多,是历史的谬赞还是确有其事?

如果确有其事,我们今天的中医怎么沦落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呢?

带着这些问题,今天,本人单就中药这个问题的古今最大的不同说两句:

首先本人希望读到本文的朋友是在认同古人的中医根本理论的基础上来读的。

中医的基本理论是“人体本身治理自己本身”。

我们若要治病,就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用某种手段和工具帮助人体治理好自己。所以我们选用哪种手段或哪种工具要尊重人体本身,用刘希彦老师的话说就是人体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只是给人体助把力而已。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老祖宗神农氏选择植物来作为一种帮助人体治病的工具,那么这个工具怎么用呢?哪个工具好用呢?于是就有了神农尝百草。

既然是尝(尝代表了人体对于植物所有的直观感受)出来的,那么我们能尝到什么呢?无非是酸甜苦辣咸,闻到辛香臭腥气味,摸起来什么感觉,看起来什么颜色等等,然后根据这些直观感觉一个一个的试。判断这种草药的运行势能,吃了酸的,人体会收缩,于是古人认为酸味的草药有收敛的运行势能,吃酸的药就能帮助人体收敛。苦的草药有下行的势能,于是苦的东西能帮助人体向下排,比如上火,吃苦的可能会管用,大便不通,可能就会用大黄这样的苦药。补血可能会用到甜的,红色的等等,例如大枣;经过无数次试药,终于发现了一些气味比较单一,运行势能比较纯的药物,在一定的剂量范围内,这些药物会帮助人体提升脾胃运化能力,从而补充能量,(注,今天人荒谬的认为吃什么补什么,真正的古中医是以脾胃运化为人体能量补充基础的脾胃不运化,吃啥都白搭,脾胃运化能力强,吃青菜都可以)打通新陈代谢的循环,去除某些瘀堵等等。这就是我们后来在伤寒论里用到的那百十味药物。这些药物的味道势能比较纯粹专一,所以古圣先贤将其定为经方药材。

人体的健康状态好,就是我们的能量阴阳平衡,新陈代谢循环通畅正常,经络血脉通畅自然,于是古圣先贤就发现,五谷各方面都比较居中,经常吃也不至于影响人体的能量新陈代谢啥的,于是就定为粮食。

但是人吃五谷杂粮,接触风、暑、湿、燥、寒,在生命运行过程中,必然会打破能量的阴阳平衡,导致新陈代谢出现问题,每当这种时候出现,我们的人体自然会自动启动调节机制,但能力不够或过多,新陈代谢问题比较大,人体自己调节不过来的时候怎么办?这时候就是我们病了的时候,于是我们就选用顺应人体势能的工具——某种合上人体势能的药物,来帮人体一把。

同时根据吃了这种药物的人体反应,来断定药物的副作用,有没有毒,吃多少会有危险,来定出合适的剂量范围,根据望闻问切,决定多用还是少用。这也就决定了,中医的方子永远没有标准方,很多药物多用一克少用一克可能没问题,比如柴胡,生石膏等,有些比较猛的可能就要细细斟酌,比如芒硝,甘遂。这属于医生的个人能力问题了。再此不多做讨论,以后专题讨论。

今天我们很多药物都规定了死剂量,有些药物规定一下还可以,防止庸医误人,但是有些药物的剂量规定就明显有问题了,比如附子、半夏、生石膏、生姜等。现代人以西方药物化学成分分析为基本依据对药物的所谓“有毒成分”进行分析,来断定药物的剂量范围,西医指导中医,更可怕的是他们可能用的是生药材,其实很多药材我们都是熬了才用的,比如半夏,附子,这些药,生的尝起来反应极大,但是熬过之后,毒性就小了很多,甚至是不小心熬得时间太长了,药效都没有了。还有更可怕的是今天的附子等药物就因为西方的成分根据,用化学药品炮制,不但我们老祖宗发现的药物的最有价值的作用没了,还人为的加进去了化学毒素。这样的后世中药认知如何还能很好的治病呢?所以今天很多有见地的中医认为中医可能死于中药。中医的衰落是因为用西医思维指导中医临床,不是吗?今天那么多中医都不在望闻问切,而是拿着仪器拍的数据开中药方子,这不等于拿着扫把炒菜,拿着菜刀扫地吗?

1531272168(1).png

(半夏)

1531272135(1).png

(附子)

所以,笔者认为,中医复兴,离不开中药的理论认识的回归,只有在真正的古圣先贤的中医理论指导下使用中药,中医的汤液学才有希望真正的复兴。

用户评论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2133号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