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辟谷养生文章 百迅辟谷养生相册 辟谷问答 用户 搜索 同城 我的社区 社区

看中医,一定要找「老中医」吗?

辟谷袁老师
2018-07-10 16:27:17

文·胡胡

一、月初在老家,和一位高中同学聊了看病的事。提起她的经历,她说前段时间特意找了位九十五岁的老中医看病开方,但现在身体的毛病还是没好。

长久以来,人们似乎有一种印象:看中医,一定要看“老中医”,最好是那种鹤发童颜、银须飘飘,仙风道骨式的,不然就不足为信。不可否认,许多“老中医”确实厉害,但“老”不等于“厉害”。当我介绍师兄张学垠医生给一些患者朋友时,他们先问:这位张医生多大年纪?当得知他不过三十出头时,便颇有些犹豫了。我再告诉他们:我的中医老师,也是师兄的老师,亦不过四十出头,而且是半路出家。他们先是目瞪口呆,后来怀疑我一定是被忽悠,上当受骗了。

我有几个可爱的小伙伴,一有机会就尖锐地批评我,试图挽救我于迷途之中。他们常说的一个理由是:人家那些在医学院学了八九年的硕士博士都治不了的病,你一个毫无医学背景、学了一两年的菜鸟就敢大放厥词,有点常识好不好?

黑格尔说过,所谓常识,往往不过是时代的偏见。

二、医学这个东西,本质上来说是很容易验证的。医学好不好,大夫好不好,不看名气大不大,不看胡子长不长,只靠疗效说话。

张医生几年前开始正式执业行医,从开始的门可罗雀,到如今挂不上号,患者北京上海追着跑,靠的不是头衔,不是胡子,靠的真是硬梆梆的疗效。患者不是傻瓜,一次两次疗效不好,谁还会放弃北京上海的大医院、专家教授,一趟趟乘飞机、坐高铁来追着他跑?而且,患者的家人、亲戚、朋友往往都接连前往,人一次比一次多,难道患者都疯了么。

这是疗效使然。

听起来,好像张医生是个“神医”似的。非也。张医生不过是个普通的医生,他也有治不好的病人,这是实话。我不是在给张医生打广告,他现在手上的病人都忙不过来,巴不得过两天清静日子。像张医生这样的大夫,其实多得很,只是大家都在盯着“名气”,盯着“老中医”,而忽视了真正的“医术”、“医道”,被那些外在的“名相”迷住了。

在一同学习中医的圈子里,有不少大专院校的学生和业余中医爱好者,学医一年,治好家人多年不愈的疑难病症的案例比比皆是,毫不稀奇。在一个圈子里习以为常的常识,在另一个圈子里常常是“奇谈怪论”,被认为是“笑柄”。完全是因为“视界”不同,其中一定有一个“圈子”的“视界”被局限了,看不到更大的“视界”。每次都要像教小学生守则似的,把中医的治疗理念说几遍,实在是一件很烦的事。所以,您如果发现中医大夫话很少,理解万岁。

三、春节前,一个几年前在我们上海工厂认识的女孩子发消息给我,说自己身上发了好多疹子,奇痒无比,去医院看了,诊断说是什么“玫瑰糠疹”,一个很浪漫的病名。医生看了不到两分钟,给她开了一些药,用了但不见好,反而发得更严重了。她发来了自己脖子以下和身上长满红色疹子的照片,以及医生开的药名,问我有没有办法。

我见过玫瑰,但没见过“玫瑰糠疹”。一看,这“糠疹”除了颜色是玫瑰的颜色,其他一点都不像玫瑰。那些药名,我一看脑袋就大了:什么“复方醋酸曲安奈德乳膏、盐酸左西替利嗪胶囊和复方青黛胶囊”之类,我想大概无非是些抗菌杀病毒的激素类药物吧。我着实佩服那些西医大夫们的记忆力,怎么记住这么多化学名称和外文名称的,考托福GMAT什么的,一定高分。她说看我的微信圈,好像和中医有关的样子,马上要过年回家了,又急又怕,希望我给点建议。

我掂量再三,确定此人应该不会告我非法行医,同意帮她看看试试。我根据问诊结果给她发了方子,告诉她万一相信我,想试试的话,就按方吃五剂药。过了几天,我问她是否吃了药?她说已经在吃,并发来图片说身上已经在结痂褪皮了。春节期间,我也就忘了此事。节后想起来,一问,她说已经好了。

和我的一些朋友提起此事,他们抑制不住对我的嘲笑:你连玫瑰糠疹是怎么回事都不懂,居然敢说治好了它,笑话。每当此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聊天就无法进行下去了:我们的思维完全不在一个维度。

用“科学”的逻辑来看,你要治好某种病,就一定要知道这种“病”是什么病菌引起的,要做“病理分析”,找到针对这种病菌的“杀菌药”,并彻底消灭它们。否则,“治病”就是无稽之谈。

我一再和他们解释:中国传统中医的治疗理念不是盯着局部的“病症”、外在的“病毒”来思考问题的,而是着眼于身体整体的阴阳、气血,也就是人体的自我免疫力和康复力。人体的生命力本身是有能力对抗大多数病毒和疾病的,治疗只是在摸清人体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等具体状况并适当顺势而为,而不是抛开个体的具体情况,与外来的病毒或细菌展开一场“对攻战”。事实上,许多疾病如癌症的放化疗和靶向用药,以及此例“皮肤病”前期治疗的失败,就是典型的西医治疗理念失当造成的。

朋友立刻列举了许多“证据”,从逻辑上证明我的说法“不科学”。我只能认输。

完全不懂什么叫“玫瑰糠疹”,治好“玫瑰糠疹”的事,不是我多么了不起。类似的例子,在我们中医学习群里一抓一大把。这样的事,我在师友面前都耻于提起,因为不值一提。然而,在完全不懂中医,不信中医的人眼里,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可笑之极。

四、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体现了中华文明的博大、智慧与神奇。许多人把自己与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古代文明和现象归结为“封建迷信”其实是无知和片面的,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视界”太小,看不到问题的本质和全貌。

中医的伟大,在于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生命最根本的本质:超越有形有相的形体之上的生命运动,以及维持这一运动的无形能量:精、炁、神。而以现代科学为根基的现代西方医学一直在有形有相、可见、可测量、可重复、可验证、可统计的物质层面打转,“视界”在起跑线上就被局限了,自然看不到、无法把握生命之道,无法治疗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疾病、乃至中医治好了他们也一头雾水,都不足为奇。

最近读了些关于霍金的文章,发现量子力学中的许多结论与传统中国哲学以及中医的核心理念是暗合的。是科学家的前沿研究巧合了古人的见解,还是古人早早就获得了超越现代科学的真理呢。这个问题我不敢妄下结论,不过古代中医所传承和记录的诸多治疗方法,其正确性正不断地被现代科学验证,确是不争的事实。

“科学”的研究,需要突破自我的局限,突破时代的局限。霍金的成就就在于他的突破,颠覆了既有的许多“常识”。这正是霍金的伟大之处。

五、我们想接近真理,就需要时刻谦卑、勇于抛弃自我的局限、敢于打开自己的“视界”,去体验生命中真正鲜活的东西,而不是守着一些自我认定的“常识”“科学理论”不放。这是我两年来学习中医,学习精华生命文化的一点体会。

就像许多人找中医特别在意“老”中医一样,我曾经也一样。当我真正进入中医的内部,看到一些本质的东西以后,我才知道之前的许多“常识”,都是偏见和妄念。中医的功力不在于“老”,而在于是否有“道”。

我如今跟随学习的几位老师,个个都名不见经传,网上一百度,看不到什么显赫的“背景”,甚至无片言只语,而且年龄比我都要小好多,这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呢。

我的标准很简单:看疗效。

用户评论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2133号

意见反馈